微信论坛实录 俞月琳主持

 

俞月琳:国家教育部2001年就颁发国务院关于基础教育改革与发展的决定》,课程改革已不是新话题,但对大部分学校来说还是阳春白雪,我们的校长,一线教师还没有完全搞清楚课程改革与各自的关系,今天很想借助各位专家的探讨来理清课程和学校各层面的关系,从而有助于我们教育人更快地建立课程意识,以丰富的课程培养我们孩子的核心素养,以课程观引领我们孩子的健康成长。

 

什么是课程

俞月琳:“课程”近来是个高频率出现的词,但对课程的理解还是相当肤浅,到底什么是课程?

崔成林:目前人们之所以把课程理解的神秘,其实还是我们没有从操作逆向设计,让人感到课程“高大上”

 俞月琳:对于课程的描述很多,如“课程即跑道”;“课程像饭菜,要注意营养平衡和荤素搭配”;“课程像渡船,把学生送到理想的彼岸; “课程像电影剧本,在拍摄的过程中,导演和演员可以修改”;“课程像一首钢琴曲谱,弹奏者在尊重原有题材的基础上可以有不同的表演方式”。这些描述都很形象,有助于我们更好地理解课程的含义。

杨小洪:课程的神秘感,在于我们往往忽视了课程的原点,陷入高大上。原点在何处?课程即跑道,这个转喻用跑的路径来指称跑的过程,大体与词源相匹配。Currere是动词,因此课程最重要的问题是谁在跑?是学生还是教师?

俞月琳:我认为是教师引领或陪伴学生跑。

杨小洪:在我们目前的教育现实中,跑的主体到底是学生还是教师或是教育主管部分?我们的教育,谁在跑?谁在被跑?我们关于课程的神秘感是否源自于跑之主体的观念的错乱?

崔成林:我个人认为,校长、教师、学生都是课程创设者又是消费者

杨小洪:如果跑的主体是学生, 那么课堂里学生是要跑?课堂的跑与课程的跑有何联系?如果跑的主体是学生,那么教师的作用如何体现?学校领导的作用如何体现?

俞月琳:我的理解是:没有课程引领下的跑是盲目的、没有方向、没有目标的跑,随意性很大;而在课程目标的引领下,老师和学生在起点就明白要往哪里跑。教师的作用是引领、陪伴等,学校领导做好服务,即建好适合学生跑的跑道。

韩高波:个人认为,课程是跑道,教师是领跑者,学生是跑的主体,

杨小洪:如果教师是领跑者,当学生跑得比教师快如何办?如果学生想在自己喜欢的跑道上练习跑步怎么办?

俞月琳:我认为只要学生在老师的指点下明白要去哪里,先跑也无妨。如果学生喜欢跑另一个跑道,喜欢独自一人跑,我想如果学校也有北京十一这样的条件,就为他一人开辟一条跑道。

杨小洪:为一人开辟一条跑道,这是否应该属于学校领导者顶层设计的内容之一?

俞月琳:顶层设计不可能一步到位,随着教师课程开发能力的提升,学生对课程个性化的需求,校长跟上服务,不断完善设计,增加跑道。

杨小洪:去哪里,是个好问题?去哪里是一个成长的问题还是一个知识的问题?如果是一个成长的问题, 最后选择权在哪里?如果顶层设计,需要根据教师和学生的成长进行不断调整,那么什么样的考虑才是顶层设计的合法内容?在不断的调整中是否应该有某些不变的原则?

俞月琳:学校所有的一切最终都是为了学生的成长,对成长来说适合才是最好的,春江水暖鸭先知,课程改革的一大特点就是学生具有选择权。校长根据自己学校的育人目标,系统的顶层设计,相对来说是共性的,相对稳定的,但校长课程领导力不是一个静止概念,不是一个终极概念而是一个行进中的动态概念在具体的实施中会有不断的调整和完善,不变地原则就是不断开发与育人目标匹配的课程,跟着学生成长的需要走。

杨小洪:如此观之,引导的第一步,就是对跑者的信任、尊重和爱护,然后是观察、理解,然后探讨和重构。在课堂里,这个过程促使师生共成长,在课程里,这个过程促使学校领导和教师团队共同成长。

 

课程与学校的关系

俞月琳:课程改革已势在必行,课程改革会给学校带来什么变化?

王红顺:我的课程观是:学校特色必须通过课程化来实现;课程特色,是学校最大特色。

俞月琳:老师的课程观让我想起中西方学校介绍学校时还真不一样,国内学校注重宣传教师专业水准、升学率、学校荣誉等,而西方往往侧重介绍开设多少课程,有什么精品课程。

房涛: 泰勒曾说:“课程是学校教育的核心任务”。抓住课程改革这一核心,就为学校的发展注入了生机和活力。

               

课程与校长的关系

俞月琳: 校长课程领导力是什么?校长们的内心总有些说不清道不明。我们不妨具体谈谈校长课程领导力的内涵要义。

房涛:校长的课程领导力,主要是指校长领导教师团队以校为本创造性实施课程,全面提升学校教育质量,彰显办学特色的能力。

崔成林:校长的课程领导力包括学校课程发展的方向、路径与策略等,即课程规划能力、课程开发能力、课程实施能力、课程评价能力。

刘爱军:课程领导力的落脚点还在于如何把课程理论变成对学校文化重构的持续不断的探索。其实顶层设计,意味着对学校文化的不断知觉、理解,并在理解的基础上与教师团队共同探讨,进行重构。

韩高波:现在实行校长职级制,取消校长行政级别,让校长回归按教育规律办学的专业定位,校长的主要工作就应该放在课程建设和课堂教学改革上,与团队一起,结合自己学校的实际,构建起适合学生成长的课程体系,让国家课程、地方课程和学校校本课程有机融合、落地实施。

韩高波:有指导性共识的顶层设计很重要,但如何将课程有效实施更重要。

俞月琳:所以,在做好课程建设的顶层设计后,要有一个明确清晰的规划,分期推进、分步实施、分类指导、分层展开。我们学校的课程围绕“做一个完整的人”为核心,开设“正身”和“尚雅”两大课程体系。“正身”课程体系:“雅正文化”正魂,“弘正心理”正心, “三道课堂”正能,“善道德育”正德。“尚雅”课程体系:雅言、雅行、雅趣,分别对应孔子提出的“诗、数、礼、乐、射、御”开设具体课程,应该说比较系统,最近被评为浙江省优秀课程方案。

崔成林:许多轰轰烈烈的校本课程开发只是停留于浅层次的利用上,碎片化、拼盘式的课程改革普遍存在,无关学校特色形成与学生需求深度满足。

俞月琳:课程的家族很大,作为校长要系统梳理,做适合自己学校的事,做自己当下能做的事。

                  

课程改革与课堂改革的关系

俞月琳:最近时常有校长朋友和我探讨这样的问题,“课程改革就是课堂改革吗?应先做课堂改革呢还是先做课程改革?”看来许多校长对课程改革与课堂改革还是概念不清。

俞月琳:其实去年刚拿到省厅课程改革文件时,我心里也很是抱怨,自认为没有课堂改革,没有自主学习能力,自主管理能力的培养,怎么去实现课程改革中走班,自主选择?觉得这是无根之木!但系统学习之后,发现自己有误解,课程和课堂是一体,课程是目标,是方向,解决“学什么”的问题;课堂是实现目标的载体、平台,解决“怎么学”的问题。没有课程目标这个“道”的指导,课堂改革最好的“术”最多也是奔着分数而去。

崔成林:把课程与课堂对立,这是对课程的误读!有什么样的课程观,就有什么样的教学观。

俞月琳:课程改革包含课堂改革,但我认为课堂改革是课程改革的最后一公里,是最难攻克的堡垒,没有经过课堂改革的洗礼,教师的课程观很难落地,学生的自主管理、自主学习能力也很难培养起来。

 

课程与教学的关系

俞月琳:课程与教学的关系很复杂,有的专家认为是二元关系,有的认为是同心关系,有的认为是联锁关系,有的则认为是循环关系,到底怎么理解呢?

刘爱军:我赞成这样的比喻:“课程是一幢建筑的设计图纸,教学则是具体的施工过程;课程是一场球赛的方案,教学则是球赛进行的过程。”

崔成林:站在课程的高度看,我们的课堂教学应该从课程出发,而不是从教材出发,更不是从考试出发。

王红顺:“课程与教学的关系”探讨很有必要,课改没有取得整体性突破,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教师要么缺少课程意识,在教学目标方面,教学意识关注的重点是实现教学目标,课程意识关注的重点是我要实现的教学目标合理吗?如果教学目标本身不合理,即使实现了教学目标也不能称作有效教学,而可能是低效或无效教学,有时甚至是负效教学、是有害教学!在教学行为的功能发挥方面,教学意识往往追求功能的最大化,课程意识强调教学行为功能应该是恰到好处。将某项教学行为最大化,就会破坏学生活动结构的动态平衡。在教学结果方面,教学意识往往关心直接的教学效果,特别是考试成绩,课程意识也关注考试成绩,但它有一根底线,就是考试成绩的获得不能以牺牲学生的身心健康和健全发展为代价。总之,教学意识更多关注教学的艺术问题,而课程意识更多关注教学的价值问题。

 

课程与老师的关系

俞月琳:课程育人已经来临,作为一线老师该作怎样认识与转变?

杨小洪:正如郑立平老师所说:“离开教师,课程就是一纸空文,再完美的课程方案,也是永远无法实现的梦想,不抓住教师这个根本性因素,课程变不了,‘课程改变学校’也就是个口号罢了。”没有个性化的教师,就没有个性化的教学,没有风格鲜明的教师,就没有五彩缤纷的课程。只有允许、鼓励、激励、支持教师对课程的加工和改造,才能让课程真正的改变。唤醒教师的自主意识,培育教师的教学主张,是推进课程改革的重要任务。

俞月琳:其实每位教师都是课程的主角;每位教师都是课程的开发者;每位教师都是课程的设计者;每位教师都是课程的实施者;每位教师都是课程的评价者。

王红顺:没有教学意识的教师不是合格的教师,但只有教学意识而没有课程意识的教师很难成为一位真正优秀的教师。

 

课程与学生的关系

俞月琳:课程改革是奔着谁而去?会给学生的成长带来什么?

刘爱军:课程改革其实是把学校教育的视觉从“教为中心”或“学为中心”一下子拉到“以人为中心”,课程是为学生发展而存在。

杨小洪:学生是课程的主体,要以学生的兴趣、需要、本能、经验为中心来组织课程;反对过于详细的分科课程;这种“见物不见人”的课程满足了儿童的喜好,可能使学习变得零碎、浅显和没有效率。

俞月琳:教育的使命就是发现每个学生的不同特点和个性,提供多样化的课程,最大限度尊重学生的需求、学习差异和自我选择。为学生提供完整的、丰富的、切实的学习经历,为其积极适应社会获得幸福人生奠基是学校课程变革的价值原点。所以设计时不应是校长个人的意志,应该和老师,学生,共同讨论,或通过问卷调查形式反复梳理出共同的需求。

王顺红:学校必须依据学校办学目标、育人目标来确定自己开发什么样的校本课程。不能有什么,开什么,而是缺什么,补什么,要讲究营养平衡。不是同一类课程开的越多越好,否则孩子营养会患“肢短肥大症”。开发校本课程要先做减法,再做加法,甚至做乘法。不是多多益善。

俞月琳:当课堂从“学为中心“转到”人为中心“,我们要确立怎样的学生观?当从注重课堂“术”的艺术上升到关注“道”的升华,我们要确立怎样的教学观?当学生自主选择的空间增大之后,我们要为学生提供什么样的支持和资源?当从“课堂模式”上升到“课堂文化”,我们的老师又要思考什么?准备什么?课程改革任重而道远。

崔成林:怎样才算是好课程?谁说了算?是校长?是老师?还是学生?我们可以换位思考,课程消费者需要什么样的课程

俞月琳:好课程一定是最有生命力的,一定是学生最喜欢的,一定是教师们最认同的。

俞月琳:今晚各位专家畅谈了课程改革的相关问题,在思考与分享中对课程与校长,课程与学校,课程与老师,课程与学生,课程与课堂等关系越来越清晰。

提升校长的课程领导力,需要找到科学适切的实施途径。作为校长,应使学校的办学理念成为每一个学校成员可接受的行为准则,充分聆听教师对于课程建设的不同声音,并及时做好沟通与分享的工作,把握好课程改革的方向。作为校长,应准确构建学校各类课程的结构,重视课程实施过程中的教学价值观,善于总结一切有用有效的方法,促使课程建设能够有力支撑学校的特色发展。作为校长,应注重培养优秀的教师队伍,善于发现教学团队中的领军人物,创造有利条件,搭建教师成长的平台,提升教师的专业化水平,从而确保课程建设的质量。

课程是学校教育的载体,反映了学校文化的个性,课程的品质决定着学校的教育质量。只有着眼于课程领域的改革,才能突破学校发展的瓶颈,创新学校课程,实现学校文化建设的新的价值。而这,正是校长课程领导力的目标所在。

课程改革只有起点,没有终点。谢谢各位专家的参与。


 


Copyright © 2001-2010 hz12z.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 www.manbet2.net 浙ICP备08110017号
www.manbet2.net &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PageAdmin CMS